欢迎来到梦想彩票

我的艰难求学路:家庭贫困,是老师帮我交了学费

正文:

我的艰难求学路刘光福

贫困求学路,老师来相助

在我的记忆中,1964年大四清运动结束时,我父亲就向生产队长提出,不再做出纳工作~保管现金。因为生产队的现金收入,支出都要经过父亲的手,他觉得麻烦,稍有不慎,还要赔钱。生产队长多次到我家里来,给父亲做工作,父亲坚决不当出纳员,但队长就说:“你不搞出纳工作可以,但要当记工员,社员们也信任你,这个工作你随便都推不掉,你看生产队里还能找出提笔写字,社员相信的人吗?”。

为此,父亲就当上生产队的记工员。由生产队里给他买了一支钢笔和一瓶墨水,用于记载社员每天出工记录。生产队里每个社员一本劳动手册。有时我也拿着劳动手册翻一翻,看一看父亲记录社员每天出工情况,做什么工作内容,男女社员劳动不同类别的记着:担粪、犁田、搭田坎、栽秧、割谷、挖地、除草,接苞谷、挖洋芋等等几十项不同内容,迟到者少多少工分,有的人因什么原因未出工等,父亲都记录在案,内容较详细。

有时我就问父亲,你记录得这么详细,有的格子里打着点点是什么意思?父亲就对我说“人做什么事都要细仔,记工分更要仔细,哪怕给人少了0.5分,都要特别写明事由。打的点点前后字要写清楚,点点或者横杠,你自打得道前后字的事由,到半年、年底社员拿着劳动手册来查工分时,只有你自己才能给他解释清楚点点或者横杠的事由,这一天你因为什么事沒有出工,你给他说得明明白白,清清楚楚,别人才信任你。更为重要的是要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。所以,记工员工作要仔细,对工作要负责任,对别人负责任,就是对自己负责任,做任何事情都是为自己做,你今后长大了,就明白了”。

那时有的家庭沒有文化人,不识字,不会算帐。有的社员觉得对自己当月工分有怀疑(主要是看张榜公布后),人与人之间对比劳动工分为什么相差二、三十分,这名社员就会拿着劳动手册到我家里来,我父亲就会把当月出勤情况,未参加劳动情况给来者解释清楚,来者听后,自然就会消除疑问。一把13桥的算盘,用于每个社员当月、半年、年终工分合计之用。一只毛笔和一支墨条,毛笔是用于记工员每月、半年、年终每个社员劳动工分张榜公布之用。父亲每月初,要用毛笔书写每个社员上月出勤得多少工分,用一张大白纸张榜公布。动笔之前,就用一个吃饭的碗翻过来,碗底朝天,滴上几滴水,就用墨条磨墨汁,那时父亲就教我如何磨墨,教我怎样握毛笔,用完毛笔后如何清洗,保护毛笔等不起眼的小事。

我在读书六年期间,由于家境经济窘迫,自从三年级开始,沒有专属自己写字的钢笔、算盘、毛笔,沒有用过墨盘等学习用具。我就只有利用父亲是记工员的“职务之便”,与他同用一支钢笔和墨水,伴随我在课堂上写生字、写作文、做算术。我也很珍惜这支钢笔,每次用它时都小心翼翼地握紧笔身,特别是扭下笔帽时,左手紧握笔身,防止掉到地上把笔尖子弄坏了。上珠算课的当天,就只有带上那把13桥的算盘到学校,与同桌同学共用那把算盘。

每周上毛笔字课,我就把父亲用的那只毛笔和墨条带到课堂上去。家里穷,买不起墨盘,自己就寻找一个破碗的碗底,需用之时,就将碗底朝天做墨盘,在碗底掺上几滴水,用“墨条”磨出墨汁就开始写毛笔字,磨出来的墨都是同桌同学共用。

那时课堂上同桌同学共用算盘、墨汁,借用钢笔、毛笔做作业不是稀罕的事情。有的时候,课间休息都在做作业。如果某一天爸爸记工分,我在学校就只有借同学的钢笔来做作业,或者用铅笔做作业。

那时的任课老师,对每个学生住地、家庭人员、经济情况都了如指掌。班上轮到我扫地,擦桌子、抹黑板等做清洁,端着撮箕去倒垃圾时,我都要在垃圾堆里用扫帚拨一拨垃圾,发现有铅笔头,都要捡起来写字,变废为宝。

有一天下午放学后,班主任邓老师叫我随他到办公室去一趟,我随他走进他的办公室。他坐在“原汁原味”的办公桌前,那时的办公桌都是“赤身裸体”显露其原型~纵横或圆形的木纹,沒有什么油漆之类粉刷过。办公桌面上堆放着语文、算术为主的作业本,教课书本和粉笔盒。邓老师拉开办公桌抽屉,从抽屉内拿出三只铅笔、三本语文作业本、三本算术作业本放在桌面上。尔后邓老师转过身来对我说:“你的书本费两块钱,我已经给你交了。你今天回去请个人写个‘贫困证明’,叫生产队长、大队干部签名盖个章,明天拿来交给我。”他顺手将办公桌上的三只铅笔(其中两只是圆形,一端是带有橡皮头擦的,一只是有棱角两头分为红、蓝色的画图铅笔)、六本作业本递给我,我双手接过邓老师递给我的铅笔和本子。

尔后,邓老师带着微笑的对我说:“你把这几本本子,铅笔拿去用,我也知道你家庭人员情况,经济情况,亲属关系情况。临近升学考试,不要有因家里贫穷而放弃认真读书的想法。我们当老师的同样要不断学习新知识,充实自已”。当时我听了邓老师对我说的话以后,不明白邓老师对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,但我铭记在心。我也自知家庭贫穷感到心寒心酸,无言回答邓老师对我读书从物质上,精神上的鼓励和鞭策。临走前,我左手拿着铅笔和本子,举起右手,向邓老师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中国少年先锋队队礼,我只有以此礼节向可亲可敬的邓老师致敬。

我回到家里,将邓老师为我交了2块钱的书本费、给铅笔、作业本的事和对我说的话,一五一十的向父亲讲述了,父亲听后,双眼湿润了。当晚,父亲用一张大白纸裁了一张小纸,他拿着那张小白纸去请本院子的大队会计写了“贫困证明”,并请生产队队长盖了名章。次日天还沒有亮明,我赤着光脚,拿着“贫困证明”前往大队党支部书记家里,请他盖上名章。上学后,我将“贫困证明”交给了邓老师。学校就免了我这学期的学费。

在读书的人生道路上,我是在邓老师好心资助和鼓励帮助下,才读完了六年级下半期,拿到了小学毕业证书。

(注:本文插图均由作者提供。)

作者简介:

刘光福:籍贯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,1972年12月入伍,在西藏日喀则边防服役16个春秋,历任战士、班长、排长、副连职干事,连政治指导员,驻岗巴县56206部队副部队长转业返渝。转业就职于重庆市石柱县建设银行支行至光荣退休。“青春无悔、赋闲怀旧”,律诗、随笔等“思念战友,追忆边防”的真情流露,被军地友人广泛称赞……

作者:刘光福

posted @ 22-09-07 10:04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梦想彩票平台,梦想彩票官网,梦想彩票网址,梦想彩票下载,梦想彩票app,梦想彩票开户,梦想彩票投注,梦想彩票购彩,梦想彩票注册,梦想彩票登录,梦想彩票邀请码,梦想彩票技巧,梦想彩票手机版,梦想彩票靠谱吗,梦想彩票走势图,梦想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梦想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